为什么外国小朋友比中国孩子“勤劳”?答案值得反思

日本父母有一个教育名言,说:“除了阳光和空气是大自然赐予的,其他一切都要通过劳动获得。

在对孩子的勤劳培养方面,日本的父母和日本学校是典范。

从幼儿园开始,日本的小孩子就要接受生活自理能力的教育,自己穿衣鞋、收拾书包、自己搓洗毛巾洗脸,这些是基本的成长要求,父母都会有意识地引导。

到了小学阶段,孩子们每天上学的“家当”也是自己准备的,书本、文具、牙刷、手帕,甚至自己会带上桌布和筷子、餐具到学校。中午放学时,孩子们需要把教室变成食堂,铺上自己带的桌布和餐具。值日生还要系上围裙、戴上口罩去厨房领餐,然后把食物带回教室分餐给所有孩子。孩子们吃完饭后,还需要给教室打扫,甚至把吃饭的牛奶盒子拆开用水冲洗干净,晾干后送到学校回收站。值得注意的是,这些孩子还在学校种蔬菜!孩子们的这些劳动被称为“食育”,是日本学校的基本教育,就跟数学英语一样,都要学习。

跟日本的“食育”相似的,还有芬兰、德国等地区的学校的幼儿培养做法。

芬兰学校常常有一门必修课程,叫“生活教育课”,培养孩子们做饭、做家务和家庭理财等三方面的能力。孩子们每天回到学校不是先学习,而是先到“厨房教室”做饭。为什么?为自己做当天的午餐!孩子们从中学会了各种烹饪和烘培课程。芬兰的父母也鼓励孩子照顾家人。除此之外,芬兰孩子还有木工课程,孩子们要学习如何使用电钻、各种钉子螺丝、刀子、刨子,甚至是锯子,学习如何做家具。相比起其他文化课,这两个课程是芬兰孩子们的最爱。

在德国的一些幼儿园,孩子们小小年纪就有木材加工或机器维修课程,孩子们学习机械原理,甚至开始动手维修旧电脑旧机器,自己学习制造简单的工具;犹太孩子从2,3岁起就正式分担家务活;美国父母对不同年龄层孩子有专门的家务列表……

相比之下,据非官方的统计表示,我们超过一半的家庭都没有这种养育意识,很多学校几乎也没有食育等方面的具体教育。就像前段时间有个国内的校长到国外访学,看到人家孩子小小年纪,什么锯子、电钻、电炉样样来,回来后感叹说“打死我也不敢开”,为什么?值得国内的父母们反思。

勤劳是一种良好习惯。在这方面,玛利亚.蒙台梭利说过,让孩子自己管理自己;而马丁·塞利格曼更是道出了勤劳背后的积极心理,他说,那就是一种“掌控感”。当一个小孩没有获得掌控能力、父母处处包办的时候,对孩子来说是大人将意志直接加在他们身上,会降低孩子自己的自尊。当一个孩子获得掌控感、他能自己做主地专注于一件事情时,不仅有助于克服挫折,孩子还能获得自尊和愉悦感。所以,勤劳常常与愉悦如影随形。思想家罗曼罗兰的说法更直接,他说,懒惰是很奇怪的东西,它让人以为那是安逸、是休息、是福气,事实上它给人的却是无聊、倦怠和消沉。

有一位老师,他也是一位4岁男孩的爸爸,妻子长期在外地工作。在培养孩子勤劳的习惯方面,他有个口头禅是——“不用强迫,做给孩子看就行”。他的想法很简单,大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孩子的眼皮底下,大人经常做,孩子一定学会。他给自己做了个规定,每周必须在孩子面前做家务3次。一开始,孩子在客厅玩玩具,他默默地在一旁打扫卫生;慢慢地,孩子会主动帮爸爸做一些事情,例如有时抹布摆得远了,孩子会帮忙拿;后来,孩子自愿承担一些任务,例如专门负责扫地。

现在这对父子每周会打扫卫生3次,孩子也学会了安排劳动与玩耍的时间,总是在打扫完之后,才出门找小朋友玩。爸爸感觉孩子太贴心了。这便是勤劳的榜样,给孩子带来耳濡目染的积极影响。

有意识地让孩子动手,也是一种做法。

有一次,我和瓜瓜到超市买东西,买了很多。结账后,我给他分配了一个任务,负责把一袋装着牛奶的袋子拎回家。袋子有些沉,对他这么小的孩子来说,能够搬回家是一个挑战。孩子满口答应了,因为他记得我常常跟他说,“有能力完成一件事情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”。当时是炎热的夏天,一路上,孩子不停地擦汗,不仅气喘吁吁的,两只小手都被勒红了,但是他却很努力地一定要坚持到家里。

回到家之后,瓜瓜兴奋地告诉我:“妈妈,你告诉过我,接到任务就要坚持,脑瓜里的‘监狱长’要保持警惕,不能让‘懒惰虫’出来搞破坏……”听到孩子的话,我感到很安心。他懂得了“懒惰”是人性,每个人都有“懒惰虫”,并且他还知道,人如果想做出逆人性的行为,就是不要让自己懒惰,那是一种值得自豪的好习惯。

对孩子成功的教育,从好习惯开始;对孩子好习惯的培养,从勤劳开始。习惯是一种顽强而巨大的力量,就像一棵大树底下的树根……

 

(完)


【幼儿说】:作者是黄杏贞,幼儿心理科普作家、心理咨询师、二孩妈妈,已出版书籍《心理咨询师妈妈的科学育儿法》(获国家部级优秀出版物奖)。专注早期教育与成长,只分享科学、有价值的知识。